關於部落格
開始與結束同時並行,
當生命的赤道與極地只有一線之隔...
  • 1911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帳棚家書之八,九

在這裡平時的風砂是吹吹停停,我們叫它陣雨,只是落下來的不是雨水而是塵沙,但是從24日早上到今天連著三天,簡直像颱風,狂風吹個不停,飛砂走石,我臥病在床無法出門,但帳篷裡酷熱難當,我正為無處可逃傷透腦筋,幸好在營裡工作的天主教修女收容我,讓我住到她們的房子裡。 但即使我足不出戶,也難逃塵土的魔掌,它比雨水還厲害,簡直無孔不入,即使關上門窗它們還是不知從那裡鑽進屋裡,我們的三餐不可避免的加了許多「菜」,我想到難民們總是在屋外煮食,這樣大的風砂他們要怎麼煮飯呢?我不能想像難民們如何年復一年的生活在這樣的環境。 我可是經過這幾天就受夠了,當初中了三毛< 撒哈拉沙漠 >的毒太深,如今服了解藥,再也不覺得沙漠浪漫了。 ----------------------------------------------------------------- 信件九 1996.11 蕙麗: 近來好嗎?很抱歉這麼久才給你回信,自9月底收到你的來信至今已經快兩個月了,我因為自已也處在內外煎熬心情低潮中,剛收到你的信,在營裡的辦公室讀了之後,難過的落淚,不知是為你還是為自已,我又想如果我能在台灣多好,起碼我們可以彼此扶持打氣。但可惜即使我多看重你這個朋友,也不會為朋友犧牲到不去追求自已的理想,放棄喜愛的工作。 不知為何,近來兩個月覺得挫折特別多,也許是失去了剛來時的興奮和新鮮感,工作的分量和心裡壓力也一日日沈重,再加上患了一整個月的傷寒,身心受損,覺得自已一無是處。10月初曾興起不如歸去的念頭,幸好以前曾在泰國難民營共事的一位朋友來信,談到他在台灣辦公室讀了我的報告和信受到感動,使我得到極大的鼓舞,把我從低潮中拉起,覺得自已還是有些貢獻,而且應該更加努力。但接著又是一連串的挫折,我的心情又再度跌到谷底,可憐的是我得獨自一人承擔這一切,沒有人來和我一起分擔,所有的心事不知要說給誰聽,孤獨得要死,常常一個人躺在床上,想到所有不愉快的往事,讓我傷心的人,總要痛哭一場,才在淚眼模糊中睡去。 11月初我拿了三天的休假到肯亞的度假勝地,獨自一人住在旅館中,足不出戶的讀完張戎的< 鴻>,被他們因苦難而呈現的書,心情放鬆了些。我想起在澎湖時我們一起看的「大地的女兒」,女主角妮兒(Niel)在法庭上說的話,每個人都是孤獨的,的確如此,再好再親密的人總有遠離的時候,我不能只依賴朋友的鼓勵才能度過難關,總得想辦法由自已內心生出力量來支持自己,不再依靠外在的助力,這才是一生受用的。且把這次非洲之行,當作一次修練的機會吧! 親愛的蕙麗,我雖說人最後還是得靠自已,但有心事還是得找人傾訴,有困境還是要向人求助,一個人「毒」吞,是不健康的,知道嗎?像我寫這封信給你時,也同時把這幾個月來的點點滴滴和自已心境的轉變與感受重新回顧一遍,再回首時有許多事,尤其是惱人的事,已經不像當時那麼嚴重了,覺得心裡舒服許多。 良恕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