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開始與結束同時並行,
當生命的赤道與極地只有一線之隔...
  • 1911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帳棚家書之七

有一天我和IRC(International Rescue Committee)的護士去拜訪一個他們協助成立的社區診所,診所的工作人員正在診所前的空地上教導當地民眾如何預防痢疾,兩名身材健美披著豹皮背著弓箭的獵人正路過去打獵,他們被聚集的人群和我這個唯一的東方人吸引而駐足觀見,我卻被他們原始粗獷的模樣深深吸引。於是透過翻譯徵求他們的同意拍照,他們雖然同意了,交換條件卻是我的衣服,我望著身上僅有的T恤,遺憾這筆交易無法達成,事後翻譯和訴我,在從前,穿著豹皮對他們這個以狩獵畜牧為生的種族是一種無上的榮耀,象徵著勇敢與尊榮,一般的人只能穿著其他獸皮或樹葉。 接著我們驅車返回IRC的營地,沿途總有許多孩子熱情的向我們招手歡呼,就在我們途經一間茅屋前,幾名沒穿衣服的小孩又朝著我們揮手,我突然看到一張年輕略帶羞怯的臉藏身在一棵大樹後也朝著我們揮手。我心裡正覺得納悶,車子剛好通過大樹,我這才發現原來是一否妙齡女郎全身光溜溜不著一絲一縷,所以藏身樹後羞於見人,翻譯又告訴我,這裡十分缺乏衣物,即使是二手衣也很難獲得,許多孩子因為沒有衣服可穿而不敢去上學。 又有一次我拜訪一個蘇丹境內的臨時庇護所,收容了兩千多名流離失所的人,他們因為家鄉發生戰事而逃離,暫時被安置在叢林去清點人數以作為發放救濟物資的依據。許多人因為倉促逃生而失去了所有的家當,在他們就地取材搭建的茅屋內一無所有,有些人更是衣不蔽體,我遇見了幾位以樹葉遮住三點的婦女,我告訴自已這真是難得一見的畫面,一家得拍下來,但是我覺得自已像是拿著一把槍,就要謀殺她們的尊嚴,手上的相機像有千斤重似的怎麼也舉不起來。 經過這幾件事,有些事困惑著我,從前這些部落民族傳統的服飾就是半裸的獸皮或樹葉,他們也曾這樣自在的度過好幾個世紀,如今這些白人帶著所謂的文明侵入了他們的世界,傳教士們打著拯救靈魂的旗幟推銷宗教,國際援助機構披著人道救援的外衣鼓勵開發,逐漸改變了他們的傳統文化和價值觀,我真不知道這樣的改變對他們是福是禍。 我曾告訴你們卡苦馬難民營的生活是地獄,如今我不知道該用什麼形容詞來形容蘇丹南部,歷經四十年的戰火煎熬,生存的本身就是一場戰鬥,如果今天戰勝了疾病、饑餓,還得躲過飛機轟炸、無情的槍彈,然後祈禱明天要像今天一樣的幸運。 今天與一位英國朋友重逢,我們曾經在索馬利亞考察時結伴同行,她也剛由蘇丹回到肯亞,談起了在蘇丹的所見所聞。她服務於國際性救援機構,因工作的關係必須旅行各國考察業務,過去也曾經在許多第三世界國家服務,她說蘇丹是她所到過最不幸最貧窮的國家,如果有機會她希望能到那裡工作。 我去過的國家雖然不多,但也深有同感。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