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開始與結束同時並行,
當生命的赤道與極地只有一線之隔...
  • 1911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關於良恕▏一篇人物報導之後—我的朋友林良恕

* * * 林良恕,曾經是台北海外和平服務團TOPS(Taipei Overseas Peace Service,中國人權協會的分支機構)駐泰國柬埔寨的領隊,負責兩地偏遠鄉村教育援助計劃。 她曾經是花枝招展的東區女郎,做過行銷、呆過企管顧問公司,但她一直不知道自己要什麼。1990年,林良恕還是張老師出版社的行銷企劃,得知海外工作隊在招募工作人員,只考慮一個晚上就決定去了,反正工作期限只有六個月,就當去體驗。沒想到一去就是十二年。 第一次是去泰東的中南半島難民營。從1975年共產黨進入中南半島後,越柬寮三國散佈在泰國邊境的難民,前後有上百萬人。之後,她去了非洲難民營;然後又回到泰國、柬埔寨。 在非洲時,她聽說在台灣的好友得了癌症,卻無法回台安慰朋友,只能一個人躲在遠方哭泣。其實她自己也得了傷寒病得很重,覺得自己很沒用,她寫信給朋友說:「我得獨自一人承擔這一切,孤獨得要死,總要痛哭一場,才在淚眼模糊中睡去。」她還染上三次瘧疾。她說:「我的身體忽冷忽熱,一點力氣也沒有。我睜著眼不敢睡覺,一睡就做惡夢。心想,我就要死在這裡了。還好來自世界各國的志工給我很大的鼓勵和溫暖,我才撐了過來。」 2004年,我聽說她結婚了,嫁給泰國邊境的少數民族,甲良人SAOO,我真為她高興;2005年,聽說她先生得了癌症,肝癌末期;2006年,他們的女兒詠玫會跑會跳了,爸爸卻已經往生。 這個月,有一部關於她的紀錄片「飛越邊境」試片首播,我聽說只有邀請朋友來觀賞,還特地從花蓮上台北看。沒想到,滿滿的人擠爆創世基金會,幾十個人,看了都落淚。大家說感言時,都說:「很怕良恕。」「吼,她脾氣好壞!」但她不兇、不堅持,怎麼能在那樣險惡的環境完成工作? 現在的良恕帶著女兒回到泰國邊境,她要幫助邊境兒童就學。她曾經說,回到泰國、回到工作上,她就非常開心,因為那是在天地間工作。非要她回到台北,就像把老鷹關在籠子裡,很快就悶死了。 

我曾經有很多機會可以再見到良恕,但都有意無意地錯過了。她看了我寫的報導之後,曾經氣得說要殺了我,結果她回到台灣,朋友相約喝酒,說是要替良恕接風,我跟朋友說我不敢去,良恕會殺了我,結果,她大小姐把電話搶過去,大聲地說:「你如果不過來喝酒,我才要殺了你!」我更加不敢去。 其實,我一直覺得對良恕是有虧欠的,我飛了大老遠去採訪她,她也盡心盡力帶我們到處看,結果我卻寫得不夠好。回來後,我本來一時感動答應要幫她募款,結果因為害羞怕事,只募了美金450元(但也足以讓某間寺廟的孤兒們上學一年)。 那天看完「飛越邊境」,主持人一直問大家有沒有感言,我不敢舉手搶了時間,但我好想跟良恕說:「如果有機會,我要再重新採訪你,好好寫一次你的故事。」 會後,我們到良恕家喝酒,閒聊之中,良恕告訴我,我那篇報導還是做了好事,據說中原大學的老師看了之後,竟開始了一個數位資訊計劃,要組一個工作隊到泰緬邊境協助數位化。聽到良恕這樣講,我就心安了。真好,一篇報導,牽出一個善緣。做記者可以在無形中做善事,我覺得非常幸福安心。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