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開始與結束同時並行,
當生命的赤道與極地只有一線之隔...
  • 1911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良恕筆記▏瘧疾日記

於是服了Alex給的藥之後,發現藥性很強,整個人都不對勁,頭暈目眩的只能躺在床上,看東西覺得很不真實,好像透過一個變形的鏡子,接著又覺得噁心欲嘔,一點食慾也沒有,我想這些藥還沒殺死病菌之前會先殺了我。 一向自以為膽子大的我,一夜之間變得膽小如鼠,一整夜睜著眼不敢睡,覺得魔鬼随時會破窗而入,把我抓走,再也回不來了,我一直發抖不知道是害怕還是發冷,這時唯一可以助的是我那不太虔誠的宗教信仰,不斷的念阿彌陀佛,卻不能真正解除我心中對死曲的恐懼。 瘧疾的症狀之一是時而發燒時而發冷,星期二晚上在極端痛苦之中,同事Mary來看我,半夢半醒之間聽到他在我床邊虔誠祈禱,請求上帝幫助我度過難關,別讓我死在這裡。在這之前我只是任憑病魔的折磨,沒有一絲絲想反抗的求生意念,這時突然有個聲音告訴自己,不能病它打倒,我可不想孤獨的死在這個無親無故的地方,於是Mary走後,我盤腿坐起,告訴身體的每一個細胞要起來為我作戰,要打敗瘧疾吃掉所有的原蟲。 那晚做了一個可怕的噩夢,夢見我把和我一起睡覺的外甥群群壓壞了,他像個漏氣的氣球被我壓扁扁的,緊接著在一幢老房子裡我四處尋找,我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在找什麼,結果找到一支皮箱。打開來看是噁心惡臭的東西,最後是我在一個房間裡被人窺視,我逃得精疲力竭,卻怎麼也逃不出來也躲不了,想要把他們打跑,揮了幾拳卻軟綿綿的一點力氣也沒有。我在絕望中醒來,恐懼感把我緊緊的攫住,整晚揮之不去。星期三的晚上更是惡夢連連不曾稍歇,那些夢我甚至不想去記起,最後只好睜著眼直到天亮。 其實這場病並非只是帶來痛苦,它也帶來許多感人的關懷,像Marry Kennedy每天一定會來看我,還有醫療部門的Alex、Phanica也特別來問候,搭伙餐廳的經理和服務生們每天為我準備食物並送到房裡來,深怕我還沒病死前會先餓死,尤其是婦女發展部門的Purity最可愛也幾乎讓我痛恨她,她知道我沒有一田胃口,若沒有人督促是吃不下任何東西的,乾脆就坐在我面前監視我,強迫我非把晚餐吃完不可。最讓我感動的是醫療部門的主管Marry Mwai,她剛由奈洛比休假回來,還未進自己的房間就來看我,一進門就給我一個熱情的擁抱。 她的擁抱,比藥物食物還有效,讓我覺得好像在母親的懷裡一樣的溫暖,病好了一大半。 沒有人相信這是我第一次得瘧疾,紛紛問我:一個沒有瘧疾的地方是個什麼樣的國家呀,有人還很好心的告訴我,瘧疾第一次最痛苦,以後再得就像感冒一樣的普通了。 看來我的前景一片光明。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