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開始與結束同時並行,
當生命的赤道與極地只有一線之隔...
  • 1911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良恕筆記▏1996,良恕隻身在東非肯亞

對難民來說,卡苦馬這個長九公里寬三公里的難民營,雖然沒有圍牆和柵欄限制她們的自由,但是在這個乾燥的沙漠地區,也沒有什麼地區可去,更別說有其他謀生機會. UNHCR(聯合國難民公署)所發的糧食比起泰境難民營簡直是天壤之別,每兩週她還得走上幾公里的路,頂著赤道炙熱的艷陽,排上一天的隊伍以領取稀少的糧食.也沒有親戚朋友在國外可以寄錢接濟她們,大部分的人都掙扎在飢餓與疾病之中. 我這才瞭解爲什麼老闆極力爭取TOPS來非洲工作,只要來到這裡的人,都會忍不住同樣地興起悲天憫人的感受. 對我來說,這裡落後的生活,原始的景色,是我早已知道和期待的.因為IRC的宿舍不足,剛來的第一二週我像個遊牧民族一樣的換了三個地方.後來,我要求她們給我一個帳棚,就在營區點起蠟燭露營起來,夜晚在滿天星斗的夜空下乘涼,聽蟲鳴鳥叫自然的音響,暫時忘掉台北的緊張和疲勞,我覺得滿足而快樂. 我已為一個可以過簡單樸實的生活而又覺得快樂的地方,就是天堂.真希望你們也在這裡與我一起分享這一切快樂和悲傷,以及所有複雜的心情. 我在這裡結交的第一個朋友叫Jeffy,是一個二十歲的肯亞男孩,他正等著今年進大學,他帶著我熟悉卡苦馬小鎮,在傍晚或週末我們一起看夕陽,打籃球,登山; 有時和他的家人一起晚餐,讓我有一些”家”的感覺.可惜九月初他就會到奈落比上大學,我覺得有些難過,但這就是真實人生,分分離離聚散無常. 妳們近來如何?希望你們都還在團裡,千萬不要棄我而去,我很需要你們的支持. 節錄自良恕傳真信 (待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