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開始與結束同時並行,
當生命的赤道與極地只有一線之隔...
  • 1911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觀影心情▏穿透經驗,純粹的生命美

讓我回想起這段情景的原因,是因為看了穿越邊境這支紀錄片。我從這支紀錄著良恕在泰國、柬埔寨的人道發展工作記實,到她與Saoo相遇,相互認定對方的過程中,認識了Saoo,認識了良恕。 當一個被攝者面對鏡頭時,所表現出來的聲音與動作,可能是第二種自然;再透過影片製作過程的取捨,所給觀者的呈現,與真實的主角,在我的想像中,往往會有落差。

但我感覺,紀錄片中的良恕,與現實生活中的良恕,是如此貼近。有時候甚至常使我覺得,看以良恕為主角的紀錄片這件事,變的好像有些刻意,有些不自在。 也或許是我觀察良恕這樣一個直爽性格的女子,總覺得她並不是像許多人說的過於堅強。真正只有強勢的人,實際上是相當脆弱的。她堅定而不急不徐的說話態度,使人感到安心;也同時說明了,她經常是照顧著她週遭人、事、物的人。 

穿透經驗:樂與苦
如果把良恕與Saoo的相處歷程濃縮,可能只屬於良恕生命縱軸的一小部分,但是這份情緣,已經將一個平凡人所想擁有的一切幸福,真實的表現出來。

只是時間之手的玩弄,將也可以細細品味其中轉變的人生,硬生生的切割成,近乎垂直上下的彈跳動盪。 只是,縱然是這樣子的生命,也合該沒有好與不好,幸或不幸。 有的應該是,我們自己不斷說服、告訴自己的,這整個過程。即便是讓自己去做這樣子選擇的,只是一開始一個模糊的信念。 

人們嘗試透過各種可能的方式去「跨過」經驗本身,但是有一種經驗可以被內化。這個內化的過程,需要不斷不斷的重複,藉由重複性對人性帶來的熟悉感,走向非極端情緒的穿透:經驗快樂與經驗痛苦,在重複無數次的交戰之後,承受者臉上的微笑意義,就是穿透經驗,所帶給生命的精神昇華。 

生命軌跡
面對著病痛頓愕,影片中呈現的沒有悽愴的激動情緒,也沒見到顯現無助的女子與幼兒。面對著理智無法解釋的情感與人性的關鍵時刻,烙印再心裡的這些堆積,良恕給了自己幾個月的時間,藉由不斷的遊走,不斷的自我對話,帶著小小濃玫,藉著實際上的行腳,到了過去曾經與Saoo有過共同記憶的地方;可能是緬懷,是再感受,也可能是她認為通往遠離過去的途徑。

 一個人花了大半輩子,遇見了他的另一半,在短短的一年間,又被迫天人永隔。 影片直接帶給我的感受,是我又再一次的藉由旁觀他人的生活歷程,瞥見了脆弱的生命質量;與在這樣情況之下,往往會同時展現的生命力量。 當心愛的人很快就要離開,成為一件事實,有的人能夠知道,卻不一定能夠接受;又或者接受了,卻不一定能夠放下。

有很長的一段時間,必須要提著這樣子的過往記憶,一次又一次悲痛自己,重複記憶中的傷。 的確,人生際遇的不可預期性,當它起伏過大,或著激越到了某一程度之時,所引發的結果可能不是小小肉身所能承載的。可同時,當這些衝擊越激烈,在性格堅毅如良恕般的女子,這樣子的人身上,你越能夠看見她們與時間和未知交手時,所留下的亮麗軌跡;這也可以解釋為何良恕可以在泰緬邊境從事人道援助工作,東奔西走,十年如一日。

面對巨大的不同與被吞噬的陰影,強韌的適應與樂天的夢想著,搭配著走透透的付出,我想這樣子的一種人物,定也有著傻傻的赤子之心,會讓人仰望,並且真心感動。 回想紀錄片的片段景象,良恕陪著Saoo四處奔波求醫,小濃玫也一路相隨。

在曼谷出租的房子裡,臥病在床的Saoo,看著在地上揮舞著巴掌拳頭,咿咿發聲的小濃玫。那是一個即將凋零的生命,與一個初探新鮮世界的小生命的無聲對話,良恕則靜靜在一旁或是寫著東西。這樣三人的一個寧靜畫面,是美的,美的純粹,這就是每日會發生的小幸福。 

同時這樣的景象,你可以說它已經完成,也可以說它將因為缺乏主角的參與而永遠停格,只能留在心中。幸福的畫面或許會因為時間的推移而顯得模糊,但是幸福的感覺是會被記住的。每每在良恕望著小小濃玫的時刻,那樣微妙的情緒轉變:小娃兒的一舉一動,都是這些看似停格畫面的再延伸。

這樣另一種形式的延續是種自然的禮讚,是對於一位母親來說,濃的化不開的寄託。 -----------------------------------------------------------------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