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開始與結束同時並行,
當生命的赤道與極地只有一線之隔...
  • 1911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一個女人, 一段愛的故事

“她已經40歲了,我想應該不是一時衝動。然而,我還是擔心得一夜沒睡。心疼她,嫁了那麼遠……良恕從小就是很特例獨行的孩子,她有自已的想法,因此家裡給的影響不是很大。父母都很開明。當她回來說:‘我要結婚了。’她是邀請我們去參加。媽媽也是欣然接受,因為那是她喜歡過的日子。我覺得媽媽真的很偉大。我們當然也祝福她啊!”良恕的姐姐說。 “其實,我一開始接觸這個民族,就好喜歡他們,只是身邊的人,老的老,小的小,沒有適婚對象。”良恕笑說。 “你知道嗎?我們的相遇是一個故事。我30歲,而她已經42歲了。我們認識了,然後開始交往。她離開兩個星期後,我到美索去拜訪她。相識兩、三個月後,我們決定要結婚了。”薩悟說他們相遇的故事。 “我本來不打算結,不打算有小孩。但是遇到了,孩子也來了,我馬上就改變了心態。我很高興接受,這樣也很好啊!”2004年5月,女兒誕生,取名Nong May(五月),中文名字是林詠玫。她說:“一得知懷孕了,就決定這孩子一定要生下來,而且要辭去工作專心養她兩三年。因為孩子的童年只有一個。不會損失的,只有收獲。” 我想看我的女兒長大 美好的日子並沒有太長久,同年11月,薩悟被診斷出肝癌末期,良恕帶新生女兒與丈夫暫住曼谷,到處求醫。 攝影師再次帶器材,到了曼谷。“我不知道能夠為她做些什麼,能做的,只是去記錄她即將要面對的日子。” 良恕在房子裡逗孩子玩,鏡頭從母女倆之間延伸進去,是躺在床上的薩悟,他已經開始消瘦,而且無法挺直走路。良恕給孩子唱中文兒歌,薩悟給女兒唱甲良語歌謠。我看不到哀怨。只是,她跟孩子說了一句,“媽媽太老了,你要趕快長大。趕進度噢。”然後,望正在嘔吐的丈夫,再自言自語般說:“爸爸趕得過頭了……” 她決定讓女兒詠玫留在泰國,“在鄉下起碼過得快樂一些。我又沒要求她飛黃騰達。過得快樂就好。她爸爸還說:Nong May你長大後要去當修女,不然去當尼姑也可以……” 薩悟的病情漸漸惡化,良恕悉心照顧。 “跟薩悟,為了求醫跑來跑去,他的親戚說:真是難為你了。如果是泰國女人,早就跑掉了。我說,以前的工作跑得比現在還多,早已經習慣了,沒什麼。” 有一天薩悟精神稍好,對鏡頭說:“沒有人願意得這樣的病。我知道時,已經太晚了。我即將死去,但是擔心的是我的太太和女兒。 “我想要看我的女兒長大,就像是個父親一樣。我已經沒有恐懼了。”語後,是一個父親慈愛的笑容。 傷痛,要走過去 薩悟開始為回家做安排──先回到美索,稍後再回他北部的家鄉美撒涼(Mae Sriang)。 台灣朋友把他們婚禮的帶子剪接好了,賴樹盛與幾個朋友到良恕與薩悟的家吃飯、觀賞帶子。薩悟看得入神,卻突然站起來,往廁所的方向走去。內出血,情況危急。幾個人匆匆忙忙張羅車子,在黑暗的路上往醫院開去。良恕想要再安排薩悟回到曼谷。 薩悟離開了。從相識、結婚、孩子出世、患病、離世,都只是在2004年的事。良恕回到單身的生活,只是多了一個女兒。 “我們結婚了,開始有組織家庭的計劃,就像是我們計劃要到荷蘭定居,我們去學荷蘭文,找很多很多的資料。但是,當我們搭上飛機,降落的地點居然是意大利。可是我們不能回頭,只好在最快的時間接受這個事實,再去學意大利文,找地方安家落戶。要把心態轉換。就當搭錯飛機…… “我目前沒有打算回到台灣。其實,這10年來我很少猶豫,好像憑自覺做了決定,踏開步子,然後路就展開了。” 良恕對自己的遭遇沒有自哀自憐、沒有怨恨,有的是對薩悟滿心的感謝。 “他知道我對父親的過世一直還很痛。有一天,他到廟裡去做了些什麼,說是去拜我爸爸。其實他沒見過我爸爸。當天晚上,他說她夢到我爸爸提行禮,說要來跟我們一起住。在那之前,我懷孕了。所以,我一直覺得爸爸並沒有離開我…… “我知道薩悟的日子不多了,我一直跟自已說,他死的時候,我一定要哭出來,不要像我爸爸當時那樣,我完全沒有時間悲傷。從知道薩悟得了肝癌,我不知哭了幾百次,一直到他過世…… “我很感謝他,讓我有一段那麼長的時間去接受他的死亡。他受好多苦,撐這麼久……我有想過,不可能再回到去那間跟他生活兩年的木屋,到處都是回憶。但我知道,我一定要回去,傷痛要走過去,不然永遠都不會復原。” 良恕開始了一段吉普塞人似的生活,帶女兒四處旅行。她以這樣的方式紀念薩悟,以及跟薩悟這段短暫的婚姻。然後,再重新開始,投入工作。 愛的延伸──援助邊境兒童基金會 今天,良恕的女兒詠玫已經是3歲的小女孩。活潑,這一點應該是像媽媽。良恕說:“或許詠玫長大了,需要到外面接受教育。但至少在孩子小時候,我們會繼續住在泰國。泰國的鄉下,才是‘人住的地方’。對我們而言,清邁也是大都市,沒辦法住。” 有一次良恕與女兒回到台北,她帶女兒去參加一個兒童潛能開發課程,有一個障礙遊戲的環結,要孩子爬過一個架子。“全班孩子,只有我們家詠玫成功過關。她平時就是這樣,爬上爬下的。”有了女兒,工作不再占去良恕生活的全部。她說,現在反而輕鬆下來,更可以享受生活。 看到良恕與詠玫今天的生活,薩悟應該是滿足的。結婚那一天,薩悟笑說:“這一天,我已經等了30年,一切都心滿意足了……” 這麼多年來,良恕在泰國經歷一次又一次的人生起伏,而不變的是她對這一片土地的情感。TOPS當初來到泰國,做的是救援甲良難民的工作,可是深入這裡的社會之後,她發現,偏遠山區裡有太多泰國籍甲良人以及緬甸逃過來的甲良人,比難民營裡的難民更缺乏資源。“於是,我們不斷調整服務項目,無法視而不見。我們很注重‘在地化’。我們是外來者,總會有離開的一天,我們的任務包括培訓當地人,有一天,我們不在了,一切工作還是可以進行。” 1999年,良恕第一次從難民營與山區村莊買來甲良婦女的手工藝品,兩個來自馬來西亞的醫生在那裡義務行醫時,買下了這些產品。她知道,這是一個可以改善甲良婦女生活素質的工作。後來,她開始提供婦女們原料,再買下她們生產的編織品。良恕與友人同時成立一間工作室,生產編織品,並集合了各方資源,在鎮上開了一間賣場Borderline Shop,邊境小店。 目前,她準備要辭去的工作,是清邁一個民主運動組織的行政工作。她說,那工作太無聊了,她對政治一點興趣也沒有。“花那麼多錢,每天都在開會,又怎麼樣?”她發現自己說得過了,再補充:“他們的努力也很重要啦!或許因為他們,緬甸會有民主的一天。”良恕更希望做的,是實務的工作。 良恕從來沒有覺得自己做了很多事,她說:“不是心裡一早想要怎麼做,而是機緣成熟了,一群願意做事的人,就集合在一起了。”目前“邊境小店”正在籌備網絡銷售。 2005年10月,良恕與甲良的朋友創辦了援助邊境兒童基金會TBCAF(Tak Border Child Assistance Foundation)。在這裡的工作,良恕從來沒有以“職業”視之,而是當作一個“志業”,默默付出。良恕將她對薩悟的愛、對甲良族人的愛、對援助工作的愛,透過這個基金會的運作,穿越種族、穿越國籍、穿越邊境,續續延伸…… 相關網站 林良恕的部落格http://blog.yam.com/acrosstheborderline 邊境小店http://borderlineshop.blogspot.com/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